《神秘島》 - P1

 神秘島

第1頁 / 共164頁

第一部 高空遇險

第一章


神秘島--第一章

第一章


「我們又在上升了嗎?」「不,正相反!我們在下降!」「比那還要糟,史密斯先生!我們正在往下掉!」「天哪!快把壓倉物扔出去吧!」「瞧!這最後的一袋都空了!」「氣球上升了嗎?」「沒有!」「我好象聽到波浪沖擊的聲音!」「吊籃下面就是海!」「離我們至多不過五百英尺了!」「把所有占分量的東西都扔下去!……所有的東西!」

這就是1865年3月23日下午四點鐘從遼闊的太平洋上空傳來的喊聲。

那年春分前後,那場從東北方吹來的駭人暴風是令人難忘的。從3月18日到26日,大風暴片刻不停地怒吼著。它從北緯35度斜穿赤道,直到南緯40度,掠過了一千八百英裏的地帶,給美洲、歐洲和亞洲造成了嚴重的災害。城市被吹毀;樹木被連根撥起;排山倒海似的巨浪沖毀了堤岸,僅僅根據已經發表的數字,一直拋上陸地的船就有幾百只;有些龍卷風經過的地方,整個都變成了平地;好幾千人在陸上和海裏喪了命;這就是當時瘋狂肆虐的暴風過去以後所留下的罪證。1810年10月25日哈瓦那和1825年7月26日瓜德羅普的災情固然可怕,但是也比不上這一次。

就在這陸地和海洋上慘遭浩劫的時候,激蕩的高空中也演出了同樣驚心動魄的悲劇。

一只輕氣球,象被龍卷風帶到水柱頂上的皮球一樣,卷進了一股氣流的旋渦中,它以每小時九十英裏的速度掠過太空,仿佛被什麼空中旋渦抓住了似的,不停地轉著。

氣球的下邊系著一只吊籃,裏面坐著五個人,由於濃霧和水汽彌漫在整個的洋面上,人們很難看得清楚。

也許有人會問,這個氣球——暴風的玩具是從哪兒來的?它是從地球的哪個角落升起的?當然,它是不會在刮暴風的時候起飛的。但是,暴風已經刮了五天,並且在18日那天就已經有了要起風暴的征兆。毫無疑問,這個氣球是從極遠的地方飛來的,因為大風一晝夜至少要把它帶走兩千英裏。


  

這些迷失方向的乘客,橫豎也沒法計算他們起航以來經歷了多少路程。奇怪的是,他們雖然在這怒吼的暴風中飄蕩,卻還是平安無事。他們被風拋來拋去,吹得團團亂轉,卻絲毫不覺得自己在滾動,也不覺得怎樣顛簸。

他們的目光沒法透過吊籃下面的濃霧。‧雲環抱著他們。他們分辨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當時他們懸浮在高空中,周圍一片昏暗,既看不見地上的反光,也聽不到地上的人聲,連海洋的澎湃聲也傳不到他們的耳朵裏。只有當急驟下降的時候,他們才意識到會有慘遭滅頂的危險。他們扔下了彈藥、槍枝和糧食一些重負以後,便又升到四千五百英尺高度的空中。飛行的人們一發覺下面是汪洋大海,就覺得上面的危險總比下面小些,因此毫不猶豫地連他們最有用的東西都扔掉了,同時他們盡量想法不讓氣球漏掉一點氫氣,只有這種氫氣,才是他們的命根子,才能把他們懸在海洋上。

黑夜在驚險恐怖中過去了(如果是膽小的人,恐怕早已嚇死了)。白晝又來臨了。隨著白晝的來臨,暴風也逐漸和緩下來。從3月24日那一天清晨起,暴風有了減弱的征象。黎明時分,一片片的輕雲向更高處升去。幾小時的工夫,颶風已經變成了「強風」,這就是說:大氣流動的速度已經減弱了一半。這時雖然還是水手們所說的「緊帆風」,然而風勢畢竟減弱不少了。

將近十一點鐘的時候,下層的空氣顯得比較明朗了。大氣已經發出象雷雨過後常有的那種濕潤的氣息。暴風似乎不再向西刮了。風力已經顯得有氣無力了。它會不會象印度洋上的台風那樣,往往說停就停,一下子就煙消雲散呢?

可是,就在這時候,氣球顯然又在慢慢地下降了。看來它正在逐漸癟下去,氣囊愈伸愈長,從球形變成了橢圓形。到了中午,氣球離海面只有兩千英尺了。氣囊能容納五萬立方英尺氣體,正因為它有這麼大容量,所以它才能在空中——或是向上升得很高,或是保持平行方向移動——停留很長時間。

乘客們感覺到自己有危險,把僅存的一些能夠使吊籃下墜的物品:少量存糧,每一件東西,甚至衣袋裏的小刀都扔掉了。這時,有一個人爬到套住網索的圓環上,打算把氣球的下部系得更牢一些。

然而,乘客們心裏都很明白,氫氣已經不足了,氣球不可能再維持在更高的空際。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了。

他們底下沒有大陸,甚至連一個小島也沒有。只是一片汪洋,沒有一處可以讓他們著陸、也沒有任何地面可以讓他們下錨。

遼闊的大海上,仍然翻騰著驚濤駭浪!這片汪洋大海,即使人們居高臨下,視野擴大到半徑四十英裏,也同樣是一眼望不到邊。這流動的平原在暴風無情的鞭撻下激起洶湧的浪頭,真好比萬馬奔騰,那一片白色鬃毛還在迎風飄拂哩!看不到一寸陸地,也看不到一葉孤帆!這時必須不借任何代價阻止氣球再往下降,否則就有被波浪吞沒的危險。乘客們在這緊急關頭顯然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是,盡管他們努力,氣球還是繼續下墜,同時順著東北風以極大速度移動。


  

這些不幸的人們所處的境況的確是驚險萬分!他們已經不是氣球的主人了。他們的一切努力都沒有用。氣球的氣囊愈來愈癟。氫氣不住地往外泄,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堵塞。下降的速度顯然愈過愈快,午後一點鐘,吊籃離洋面已經不到六百英尺了。

氫氣從氣囊的一條裂縫在外沖,要阻止它往外沖是不可能的了。吊籃裏的東西都扔掉了,重量輕了,因此,幾個鐘頭以內,乘客們還可以在空中支持下去,不至於掉下來。但這僅僅是苟延殘喘而已,如果在天黑以前還找不到陸地,那麼乘客、吊籃和氣球肯定地都要葬身海底了。

這時候,他們拿出了最後的一著。他們顯然都是勇敢無畏、頭腦冷靜的人。他們沒有一句怨言。他們盡量想辦法延遲降落的時刻,他們決心要奮鬥到最後一分鐘。吊籃不過是個柳條編的籃子,不能在水上漂浮,萬一落到海裏,決沒有任何可能不沉下去。

兩點鐘的時候,氣球離水面僅僅四百英尺了。這時候,突然聽到一聲洪亮的聲音,從這聲音就知道這人一點也沒想到恐懼。回答他的聲音也同樣顯得堅強有力。「東西都扔了嗎?」「不,還有一萬金法郎。」一個沉重的錢袋立刻落到海裏。「氣球上升了嗎?」「上升了一點兒,但是一會兒又會下降的。」「還有什麼可扔的嗎?」「沒有了。」「有!……吊藍!」「讓我們抓住網索,把吊籃扔到海裏去吧!」

這的確是最後的唯一可以減輕氣球重量的方法了。系著吊籃的繩索割斷了,吊籃掉了下去,於是,氣球又上升了兩千英尺。

這五位乘客爬上了氣球網,緊緊攀住網眼,注視著下面的無底深淵。

大家知道氣球對於重力的增減是最敏感的。即使扔下很輕的東西,也可以改變它的高度。這種在空氣中浮動的工具象一架極度精確的天平。不難想象,它只要減輕一點點負擔,馬上就會急劇上升。這時的情形正是這樣。但是,沒一會兒工夫,氣球又開始下降了,氣體從裂縫中向外跑,這裂縫現在要補也沒法補。

這些人盡了最大的努力。現在人力已經不能挽救他們,只好聽天由命了。

在四點鐘的時候,氣球離海面只剩五百英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