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松本清張)》 - P1

第1頁 / 共9頁

 大小:

 誘惑(松本清張)

 第1頁

【正文】


第一章


年輕貌美、風流多情的三沙子,是銀座大廈酒巴間的女老闆。從前,她曾當過某酒巴間的女招待。三年前獨自在銀座開設了一間小酒巴。儘管小,若沒有別人的資助,這間小酒巴她也是開不成的。究竟資助者是誰?傳說她當酒吧女招待時,曾經同時與三、四個相好的客人有密切關係。

三沙子身體修長、皮膚白皙,開酒巴間時年僅二十多歲。雖不似絕代佳人那樣瑰麗多姿,但她那豐滿的體態,高聳而富有彈性的乳房。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肉感的嘴唇和富於表情的容貌,卻足以使人傾倒。一位上了年紀的客人對三沙子說:「你真象美國的電影明星梅林呀!」三沙子雖不認為自己是位美女,但對自己的魅力卻充滿信心。

池野最初來到三沙子的酒店,是在她開業后的第三年。某飯店的老闆拜託池野為飯店設計圖案,便請他一起到這裡來了。

飯店老闆向三沙子介紹說:「這位是著名的建築家池野先生。」她並不認識池野,卻故意裝出吃驚的樣子說:「久仰先生的大名!」池野端著酒杯對三沙子說:「你長得太象美國電影明星梅林了!」她用輕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這位門牙脫落、雙鬢斑白、大長臉的客人,只是敷衍地隨聲附和了一陣,便離開了。後來,當她得知池野真是當代著名的建築家並擁有萬貫家財時,便有些後悔自己當初的態度了。

和風建築設計家池野,在日本當時算是屈指可數的名流。不少人推崇他為日本第一流建築設計家。池野的風格就是給予傳統的日本式建築以現代的感覺,使日本人的生活習慣從坐榻榻米變成坐沙發和椅子。他的設計目標是有效地利用自然空間,這一點在西方建築中是特別顯著的。


  

對日本民族來說,絕不可放棄和風建築,但合理地吸取西洋建築中的精妙之處,才能使和風建築有所發展。作為建築家,池野的閱歷是很深的,多年來,他始終保持聲譽,輿論界說他有萬貫家產,但藝術家們則認為,藝術比財產更重要。

池野年過六十了。人的一生是有限度的,一切生命遲早要完結。無論是多麼有天才的藝術家,都逃脫不了這一自然法則。年輕的藝術家在不斷地提高自己的藝術水準,這方面池野當然是德高望重的啟蒙導師,但他仍在不斷地探索;在巡視京都、奈良古社寺田舍農民住房的同時,又參觀了著名西洋建築設計家新建造的樓房,從中不斷地吸收各種經驗。

十天後,當池野帶著兩個所員第二次出現在三沙子的酒巴間,她興緻勃勃地熱情接待了他們。她依偎在池野的身邊,主動說起她自己象美國電影明星的事,池野笑眯眯地點了點頭。三沙子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富於性感的嘴唇,又燃燒起池野已失去的青春的慾火。眼前事業成就越大,他越嘆惜那失去的灰色青春。

池野第三次去她的酒巴時,三沙子10點左右就把酒巴里的客人託付給店員照顧,硬是邀池野去吃飯,其實不過是以吃飯為名,藉機施展她的迷惑術而已。

她帶著池野驅車駛向一家豪華的大飯店。池野又激動又興奮。他從前曾和妻子以外的女人來往過,但由於其中一個女人與妻子發生過爭吵,使他深感痛苦。人到中年,隨著收入的增加,自然而然地要物色女人了。不過那些風流艷事都是五十歲前的事了,近十幾年來,和女人漸漸疏遠了。當然,體力衰退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旦是,現在三沙子又激起了他的最後一絲情慾之火,使他身上那些近乎休眠狀態的器官,漸漸又有了活力。

池野被妙齡女郎的姿色、充滿誘惑力的身體征服了。三沙子不緊不慢地引誘著他。她具有俏麗女郎的那種賣弄風情、獻媚、勾引男人的一切手腕。這些都是她在當酒巴女時練就的本領。

池野的妻子活到六十歲時,不幸因急性病去逝(幸好她不知道丈夫與三沙子的關係),三沙子便把不怎麼景氣的酒巴轉賣了。自然而然地成了池野夫人。

婚禮是在東京最豪華的飯店舉行的。來賓足有三百多位,多是實業界、美術界、學術界的知名人士。對新郎六十三歲、新娘三十三歲這一點,來賓的祝詞很謹慎,客人眼裡都閃現出不同意味的好奇的目光。

兩人婚後的生活,最初還是很正常的,當人們看到年輕的三沙子那豐滿的胸部、楊柳似的細腰和精力旺盛的妖容艷貌,都不禁擔心起池野的健康。但池野的身體看起來比婚前更好,穿著華麗的服裝,動作也恢復了青春活力。男人們都羨慕他找到了一位年輕貌美的老婆。


第二章


池野結婚剛過了半年,三沙子對池野事務所的情況就了如指掌。她首先與擔任經理主任的通渡忠造交上了朋友。通渡五十八歲,是位細心、可靠的人。三沙子想把握丈夫的全部收入,為此有必要拉攏通渡。但她卻不能靠姿色來勾引他,因為通渡怎麼也不為女色所動。她只好設法背著其他所員偷偷送給他一些東西。

另一個人便是秋岡辰夫。秋岡是助理建築設計師,年僅二十五歲。他十八歲時成了池野的徒弟。經過幾年的刻苦學習,現在已成為正式所員了。在協助一級建築師作輔助工作中,秋岡的設計構思閃現著才華,池野等人都看到了這一點。

池野很喜歡秋岡,因為別的所員都是些普通的建築師,秋岡卻具有獨創性,作為池野設計事務所的繼承人,除秋岡之外別無他人了。

三沙子不懂得設計技術,但從丈夫的言談中得知,秋岡具有高超的設計才能,他是丈夫的繼承人,因此,無論如何也要把他籠絡住。

三沙子是個聰明的女人。她很快就明白了池野的用意。受雇傭的人浮動性是很大的,曾在酒巴間謀生的三沙子,親眼見過各處不斷地調換女招待。為了留住某些女招待。只好出高價,但其它的酒巴則以更高的工資來引誘她們。這一切三沙子都看夠了。事實上。許多飯店、酒巴,就是因為辭退了某些女招待,顧客稀少而倒閉了。因此,就經營者與僱員之間的關係這一層上說,酒巴和建築設計事務所是一樣的。

結婚後兩年左右,三沙子對池野漸漸地感到不滿足了。

池野衰老了許多,每每同床時,三沙子的慾火總是難以撲滅。他們的性生活本來就很勉強,現在就更不諧調了。池野已是六十五歲的人了,性功能便自然而然地減低了。

三沙子苦苦思索:池野最多能活五、六年,從現在起,自己該怎麼辦呢?只有池野活著,設計所才會繁榮。如果池野一死,所員們便失去了得力的靠山,設計事務所也只好關閉。再說,池野死後,現在的所員們不久也會紛紛辭職,另立門戶,或轉到別的事務所去。況且,池野與所員之間大都是師徒關係,師父一死,徒弟就難保不走了。

顯然,供三沙子選擇的路只有兩條,一條是把握住池野的遺產與人再婚;另一條是把那部分遺產作為資本重新開設酒巴。但是,再婚幾乎是不可能了,也吃夠了過去開酒巴的苦頭,不想再幹了。

最後,三沙子終於打定主意,即使丈夫死了,仍要繼續發展設計事務所,由她親自擔任所長來經營。那樣一來,她在社會上的聲名就會大震。因為女設計事務所所長是很少見的,所以憑著物以稀為貴這一點,她三沙子可以自由出入各種社交場所,也可能被撰寫成隨筆刊登在婦女雜誌上,或是受到報社記者的採訪,在電視座談會上露面。

這個毅然的決定使她又激動又興奮。為著這個目的,三沙子為決意把秋岡長期留在設計事務所而絞盡了腦汁。她深信,秋岡才是她唯一的希望,假如池野死了,只有他可以維持設計事務所的聲譽。

在日本,秋岡這時也堪稱是一流的建築家,就其才能而言,其師父池野也比不上他。

三沙子一直在心裡考慮此事,但她並不想把自己的想法


  

告訴丈夫。主意拿定后。她便開始親近秋岡了。最初。三沙子想請秋岡參加私人宴會,一直給秋岡特殊待遇的池野,沒有反對三沙子的提議。

三沙子趁其它所員不在,便悄悄對秋岡說:「只請你一個人去吃飯,不要對別人講。」

秋岡的臉上泛起了紅潤。私下的宴請給了他無比的喜悅和自豪。秋岡辰夫並不是美男子,屬於不受年輕姑娘喜歡的類型。他的個頭很矮,身體又瘦又小,儀錶也不莊重。但他從不放棄理想,相反,好象還十分憧憬帶有浪漫色彩的夢境。

頭兩次是三沙子同丈夫一起宴請秋岡的。秋岡為蒙受所長夫婦的盛情款待,有些受寵若驚起來。

從那之後,三沙子常用鳳眼向秋岡暗送秋波。她偷偷地贈給他許多與贈給通渡完全不同的東西,領帶、領帶卡、襪子等(都是少女們贈給戀人的信物),並背著別人,在他耳邊親昵地說:「我沒有告訴丈夫,你放心收下好了。」

秋岡覺得有些陶醉了。比起初次宴會時,三沙子更富於溫情,她給秋岡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天晚上,她獨自悄悄地邀請他去吃飯,那是比前兩次還要高級的飯店,房間雖然小一些,卻裝飾得非常豪華。三沙子充滿柔情地對他說:「今晚我丈夫和朋友去看戲了,所以我才有了這樣的機會。」她瞟了秋岡一眼,深情地微笑了一下。這是在酒巴生活的那幾年學會的本領。秋岡已有些神魂顛倒了。

大約十天後的一個晚上,三沙子又邀請他到另外一家同樣豪華的飯店去吃飯。她告訴他這次仍是瞞著丈夫乾的。她精心地打扮了一番,顯得格外年輕。秋岡痴獃呆地盯視著這位燈下美人,臉上感到火辣辣地發燒。

吃過晚飯後,三沙子邀請他去夜總會。他猶豫地說:「我不太會跳舞。」



第1頁完,請續下一頁。喜歡 Amo hot驚悚小說,請記得按讚、收藏及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