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案件》 - P1

 大西洋案件

阿加莎 克里斯蒂 作品,第1頁 / 共40頁  

【正文】


第一章  怪宅與明星


珍-玻波小姐坐在窗前瞧著前面,好久以來她已不再欣賞這片原是茂密的花園。但是什麼也沒去做。雷庫克的藉口總頭頭是道,不是天氣太乾燥,就是太潮濕,或是泥土泡了水。雷庫克自己栽花種菜的原則很簡單,泡幾杯濃濃的甜茶做為提神用,秋天來時掃落葉,夏天時種植他喜愛的鼠尾草和紫苑花。憑良心說,他喜愛他的主人,也遷就他們的喜好,對於蔬菜他知道得很清楚,什麼是上好的香薄荷或是甘藍菜絕不會弄錯。他也是個有心人,然而必須面對的事實是:瑪麗-梅德這地方已失去往日的光彩。就某種意義來說,它失去了一切,你可以詛咒戰爭或年輕的一代或是由於婦女外出工作,——但真正的理由是你自己老了。瑪波小姐是個非常敏感的老婦人,對於這點她有自知之明,她對瑪麗-梅德這地方感觸甚深。

瑪麗-梅德現仍屹立在這裡,那曾是舊時代的中心。「藍野豬」大廈、教堂、牧師館邸、安妮王后和喬治亞的小窩也在這裡。房子仍然維持舊觀,但街道不一樣了。商店一換手,馬上大肆整修,擴充門面,店面脫手的魚販早已不認得自己原來的店,冰凍的魚在高級的櫥窗后閃著銀光。值得慶幸的是雜貨商博納的店仍然未變,哈特妮、玻波和其他人每天都在那裡聚會禱告。櫃檯旁的那幾把椅子既貼切又舒適。想到這裡,瑪波小姐不禁懊惱地嘆了一口氣。

她的思緒不禁回復到過去。安-波樂舍上校——一個可憐的男人——他看來又疲備又不愉快——一定是被謀殺而死的。她然後又想起吉緣思達,她是位年輕、漂亮的牧師妻子,待友忠實,每年聖誕節她都不忘捎來一張卡片。她於是感嘆時代怎樣的變了。這時走在樓上地板的肯妮特小姐把壁爐架上的吊燈弄得叮噹響,打斷了玻波小姐的暇思。顯然肯妮特小姐午睡已醒來,正要外出散步。肯妮特小姐心地好,現在支氣管炎使她變得很虛弱。肯妮特小姐這時愉快地走進門來,她是個大塊頭、沒有生氣的五十六歲婦人,一頭黃褐色的頭髮飾得很精細,瘦長的鼻樑上掛著一副眼鏡。她雙唇顯得很和藹、兩頰削瘦。

「我們又見面了!」她眉飛色舞地叫道,「我希望我們可以打發一些時間?」

「你有辦法?」瑪波小姐說,「我嘛,就沒有法子了。」


  

「現在我要出去為我的小不點買東西了,」小姐見她這樣說,開玩笑地說,「不會很久的。」

「不必急著趕回來。」玻波小姐禮貌、殷勤地說,「假如你不覺得遠的話,能否到哈雷特店問看看他們有沒有上下打的打蛋器——不是那種攪拌的打蛋器。」

肯妮特小姐喜歡逛街買東西,她對安祥地在窗邊休息的這個脆弱的老婦人看了最後一眼后,愉快地走開了。

瑪波小姐等了一會兒,站起來,把毛線丟在一旁,然後從邊門走了出去。她匆匆地走過花園,沉浸在外出散步這種愉快的享受上。沿著一條小徑穿過花園,從石邊的小路出來,可直達一座小橋。瑪波小姐穿過橋面,走下去,這時經過片住宅區,它有一排排整齊的建築物、電視天線,還有五花十色的門窗。這裡的人看來一點也不實在,那穿著長褲的年輕婦女。看來十分陰險的青少年,還有那含苞待放、快活的十五歲少女。瑪波小姐禁不住覺得這是個腐敗的世界,轉了個彎進入華辛漢-可洛思區,這個新世界和舊的沒有兩樣,繞了幾個彎,玻波小姐失去了方向感,她又來到住宅區旁,這裡一半的房子還在建造中。樓下一棟快建好的窗口站著一對男女,他們討論的聲音傳過來。

「赫利,你不得不承認這地點不錯。」

「另一個地點也不錯。」

「噢。不要那樣掃興好不好,媽怎麼說的?」

「你媽老說個不停。莉莉。」

「從這裡可以遠眺山景。你幾乎可以看到——」她把身子向左探出窗外。「你幾乎可以看到水池——」

她繼續向前傾,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將整個身子壓在鬆散的木板上。木板鬆開向外掉,連同她整個人,她驚叫一聲,設法平衡自己。

「赫利——!」

那年輕人在她後面一兩步,沒有什麼動靜。他向身後退一步——

真令人失望,她攀住了牆壁穩住了自己。

「喔!」她驚魂未定的喘著氣。「我幾乎掉下去,你為什麼不抓住我?」

「太快了。到頭來你還不是好好的。」

瑪波小姐向前走了一小段路,一種衝動使她又折回來。

莉莉在馬路上等那年輕人鎖門。

瑪波小姐走上前,迅速、低聲地說:「假如我是你,親愛的,我絕不嫁給這種年輕人。你應該找一個當你陷在危險中時可以依靠的。」

她說完後走開,莉莉瞧著她的背影。

瑪波小姐急轉了個彎,最後在一些鬆動的石頭上絆倒了。

有個婦人從房子里跑出來,以一種過度的親切抱著瑪波小姐,讓她站起來。

她的大嗓門充滿友善,身材肥胖臃肥,是個四十開外的婦人,她說:「你最好到裡面坐坐,體息一下,我幫你泡一杯茶。」

瑪波小姐謝謝她,隨著她穿過一座藍色的門,進入一個小房間,進去后她介紹道:「我叫希特,這是我先生的家,阿瑟——我們家來了一個客人。」


  

她走到客廳里,然後陪著阿瑟走進來,他看來很尷尬的樣子,是個瘦弱、蒼白的男人,說話極其緩慢。

「這位女土摔倒了——就在我們門前,我就請她進來。」

「你的太太心地很好。先生,恐怕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哦,對希特來說一點都不麻煩,她喜歡幫助別人。」他好奇地看著她。「你到什麼地方去?有特別的事?」

「沒有,我只是出來散步,我住在瑪麗-梅德村,我叫瑪波。」

「喔,真設想到!」希特大聲說道。「那你是瑪波小姐了,我曾聽過你。你對各種謀殺案神通廣大。」

瑪波小姐咕噥地說她己有一兩次扯在謀殺事件里。

「我聽過這裡曾發生數件謀殺案,就在這個村莊。第二天賓果俱樂部有人在談論這件事。有一宗謀殺案就發生在高士丁庄,假如是我,我絕不買發生兇殺案的房子。我相信那裡一定有鬼魂出現。」

「謀殺現場不在高士丁庄,那只是移屍的地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