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童話》 - P1

 危險的童話

土屋隆夫 作品,第1頁 / 共54頁  

【正文】

序章 “月女抄”

星星

有那廣多的朋友

月亮

卻始終孤單伶仃

每到夜晚

星星們開始熱鬧嘻笑時


  

月亮更顯得孤苦寂寞。

這兒是一片白沙的平原。沒有一棵樹,也不長一根草。只有白色的細沙,無垠地伸展到遙遠天空的盡頭。

白天,艷陽在頭上照耀時,地上的沙也反應著它的熱與光。熾熱的光與熱在空中,衝擊、散亂,使廣潤平原成為如熔爐般的耀眼燠熱。

夜晚,平原上刮著風。只見風誕生於空曠的黑暗中,宛如一隻巨無霸猛獸,遽然脫韁,粗暴地疾奔。

風帶領沙塵狂奔。數不盡的砂粒聚成一團被往上拋,緊接著又一團,後浪推前浪似地跟上。它們在空中互擊、反彈、迴轉衝下,恰如生物在狂跳亂舞,並一起推向平原中心。然後在迷濛的沙塵中凝聚,急速形成厚厚的中空黑塔。

風在轉瞬間停息,如生物突然停止呼吸一般。激烈的怒吼、呼喊霎時消逝。在萬籟無聲中,只留下平原中央形成的沙塵之塔。

不錯,是塔,它無疑是一座矗立不動的塔。也許稱它樓閣更為恰當,因為在濃密黑暗中,它如剪影般的聳立在沙塵巨體中,夜夜有女人的低泣聲,穿過厚牆泄出來。嗚咽聲時而中斷,由低聲哀嘆接替。

這是幻想嗎?從塔中傳出的衣服摩擦聲,徐徐腳步聲,微微飄散的擅木香,又是什麼?沙塵之塔無疑是一座樓閣。並有一女人居住其中。

破曉時,太陽投射第一道光芒到平原,樓閣便很快由塔頂,無聲地崩圮。此時還可見到一個女人,含羞地背著陽光,佇立於沙堆中。

在晨光中,可以看到那女人頭上披一件白紗布巾,但容貌無法辨識。而樓閣崩潰、無數沙塵露水般蓋在她身上時,又將她逐漸埋入沙中而消失。

而在那女人即將埋身前,她曾將紗巾撩開抬頭,迸出一句:「是你把我弄成這樣的。」叫聲中蘊藏著女人的悲凄,也充溢著激動的怨憤。可是她埋怨的對象是誰呢?因這時,在她的四周,只有冉冉上升的太陽。

「是你把我弄成這樣的。」這句話語並沒有人聽到過,可是地上的人們都深信不疑。每個人都相信,在這個平原上,夜夜都發生著沙塵樓閣形成又崩潰,以及樓閣上的女人不斷呼喊的重複故事。

人們稱樓閣為月宮殿,並將那女人呼為月姬。

上述文章是同人雜誌「信州文藝」刊載,伊原道人著「月女抄」之開頭部分。

作者伊原道人,或許大部分的人都不知其人,而他的作品除了數篇短篇小說,和在某影劇雜誌發表的單幕劇本之外,便只有這篇題名「月女抄」的長篇小說而已。伊原道人只是一般居住鄉鎮的許多愛好文學青年之一罷了。

「月女抄」從昭和二十九年二月,開始連載於「信州文藝」。但刊載三期即中斷沒有完結。以長度而言大約是十二萬字;以整個結構看,下面也應該還有幾章。

翻開「信州文藝」五月份的編者後記,有下面的記述:

——伊原道人君的「月女抄」由於作者猝逝中止連載,同人全體由衷致哀悼之意。

因是編者後記,文字簡短或許難免。但在字裡行間仍令人有無情寡義的感覺,甚至連一篇哀悼作者的文章都沒有,這對以人情味濃厚之同人雜誌而言,是一件令人難理解的事情,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原來伊原道人不是病死,而是自殺的,而且是發瘋而死。同人們避免談他的死,也許基於對此一事考慮的結果吧。

究竟他在這篇作品中,想要表達些什麼,在開始連載的「作者小語」中他有如下記述:

「這是本人的第一次長篇。但是這個作品的原始構想,早在我少年時期已經寫過好幾次。因此故事背景的月世界,對我而言是非常熟悉。住在那兒的女人,也是我唯一能傾訴愛意的對象。

讀者讀過後一定能明白,此作品的原始構想是來自愛斯基摩人傳說中之「月姬傳承」。


  

曾為太陽之妹的月亮,某日觸怒了太陽哥哥,以致面容被燒毀半邊。而地上夜慕深垂、暗淡無光時,是由於她將燒毀的半還轉向我們之故。我們仰望天空,若能見到皎美月光,則是因為她把美好的另一半呈露而微笑時……這種傳說,令還在少年時期的我非常感傷,甚至對居住於那兒的不幸女人懷起愛慕之情。

她確實在在於我的幻想中,並且也是我青春期中的性愛對象。我仍舊記得,我在自已的卧室里,沐浴在月光下做過的第一次自慰行為。

「月女抄」是她和我共度過的隱密生活的記錄。也是從她耐不住天界的孤獨寂寞,下凡倒入我懷抱中之日開始,以迄於今的稍稍變格的自白。

我現在明知將觸犯太陽之怒,星星之嫉妒,卻仍以一種甘冒眾怒之心情執筆。」

從這篇序文可知,他是懷抱著多麼大的熱情來執筆,可是這篇「月女抄」的評價卻十分不好。

「地上一少年與月女之交歡,作者的意圖不壞。但以作品而論,卻是失敗之作。這類幻想的成人童話,以伊原的功力而官尚未成熟,也十分顯明的很低俗。尤其少年與月女交媾場面的描寫,與現今流行的色情小說並無兩樣」。

這是讀者投書欄刊出之嚴厲批評。

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