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神算》 - P164

 天命神算

第164頁 / 共194頁

自此以後,便讓二將夜夜守衛。後來李世民嫌二人辛苦。便命畫工繪二人如往常守衛的全身像懸掛在門口,邪祟從此便絕跡了。上有所好,下必效仿。於是門神就傳到了民間,直至今日。

我緊忙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著眼前的兩個金甲天神是一頓的鞠躬,此時我的心情已經激動的不得了。就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見我如此的激動,黑臉的尉遲恭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道「我說你小子哭個什麼勁兒啊,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

我笑著點了點頭緊忙的擦去了臉上的淚水。隨後我轉過頭對兩位門神問道「二位天神,你們怎麼會下來陰界這裏的?難道是我師父求二位大哥下來救我的嗎?」

就見白臉的秦瓊點了點頭後對我說道「沒錯……不過是你的師伯疾風道人,是他做法通知我們兄弟倆的。說你已經已經遭遇不測了,並且連魂魄都有危險,所以我們兄弟倆就趕緊的分身下來救你了。剛才我們下來的時候你就僅剩一點兒的頭皮了,要不是我們及時趕到的話……還真就救不回來了。」

「原來是二位大哥救了我的命,你們簡直就是我的大恩人呐……請受李二蛋一拜……」

當即我「撲通……」就跪在了地上,對著秦瓊和尉遲恭兩位金甲天神就拜了起來。

秦瓊緊忙的上前把我給扶了起來,然後很是欣慰的對我說道「小兄弟不必客氣,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我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忙一臉疑惑的對兩位門神問道「兩位天神大哥,我記得我師父之前說過你們神仙分身下凡是需要載體的,如今沒有門神的紙張你們豈不是很快就要回去了嗎……」

在我把心中所想的擔心說出來了之後,就見秦瓊和尉遲恭相互的望了一眼後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這不免的讓我有些莫名其妙了起來。

緊忙的我就對他們兩個不解的問道「二位天神大哥為什麼忽然間笑的這麼開心?」

就見一邊的尉遲恭笑著對我說道「我說小兄弟,這件事兒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師伯他早就已經安排好了,待會兒你小子就知道了……」

第128章 冤家路窄啊



  

尉遲恭剛一說完,秦瓊忽然一臉嚴肅的表情對我說道「我們哥倆怎麼說也是上界的天神,所以沒能夠隨便的在陰界露面的,不然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圍觀的……所以我們哥倆決定藏起來……等你有危險的時候我們再出來。」

我很是不解的看著兩個門神問道「那個……不知道二位天神大哥你們要藏在哪?」說完我還四下的看了一看,根本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供他們兩個躲藏的。這讓我不免的一頭霧水。

秦瓊和尉遲恭見狀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即他們兩個騰空一躍化作了兩道金光,竟然直直的朝我沖了過來,我本能的閉上了眼睛伸手去擋。

也就在我剛一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忽然感覺自己的兩條胳膊竟然不由自主的抖動了起來,而且還有著強烈的灼熱感。

就感覺兩條胳膊上的皮膚像是被烙鐵烙了一般的疼痛,同時還伴著一股子燒豬皮的難聞味道。

我大叫一聲就朝我的胳膊上看去,竟然發現此時我的兩條胳膊上通紅一片,火辣辣的灼燒感一只疼到我的心裏,緊忙的我就對著那兩條通紅的胳膊就吹起了氣,希望這樣能緩解一下疼痛的感覺。

待兩條胳膊不再那麼紅的時候,我竟然看見我胳膊的皮膚表面竟然浮現出了一張畫像,而這張畫像看起來怎麼就那麼眼熟呢。

我緊忙的轉過頭再朝另一條胳膊看去,沒想到另一條胳膊上也有一張畫像,當即我就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給驚呆了,我胳膊上這兩張畫像這不是秦瓊和尉遲恭兩位金甲天神嗎。

鬧了半天他們原來是躲到了我的左膀右臂裏去了,我很是激動的對著我的兩條胳膊我就大聲的喊道「秦大哥……尉遲大哥……你們聽的到嗎?」


  

就聽到我左臂上的尉遲恭打了個哈欠對我說道「聽到了……聽到了,剛一眯上眼睛就被你給吵醒了。什麼事兒啊?」

「你們真的躲進我的胳膊裏去了啊,真的假的啊……我現在的身體不是只是魂魄嗎?根本就是有形無實的啊……那你們是怎麼進到我身體中的?」

這個時候右膀上的秦瓊笑著對我解釋道「我們兩個當然進不了你現在的身體了。我們進入的是你留在上面的肉身,這可是你師伯想到的辦法,這樣我們兄弟倆既能保護你的安全又能長伴你左右,這不是一舉兩得嗎。」

「哦……」我立馬恍然大悟。緊忙的笑著對秦瓊和尉遲恭說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實在是太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拯救天下蒼生了,那個二位聽說大哥你們先好好的睡一覺吧。有事兒的話我再叫你們。」

兩個門神再先後答應了一聲後就不再做聲了,想必一定是因為之前救我損耗了他們不少的法力才對。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的困了。

我站在原地是左看看右看看……左看看右看看,哎呀我心裏那個美呀。話說如今兩位門神分別的附在我的左右胳膊上,看那兩個二逼還敢不敢欺負我。

現在我就去陰界找他們兩個衰貨報仇。讓他們嘗嘗欺負我的後果是什麼,非叫兩個天神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們,非拿兩個大木頭棍子插進他們的屁股裏去不可。

但是走之前我有樣東西不能忘了拿,那就是那把生了鏽的削魂刀。只要有那把削魂刀在手的話,就算兩個天神不在我身邊的話,也沒有哪個鬼是我的對手的,當即我就轉身朝我之前滾過來的地方飛奔了過去。

待我撿起了那把泛著寒光的破菜刀之後我朝著菜刀男消失的地方看去,除了一件破舊的風衣之外再沒有任何的痕跡表明菜刀男曾經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