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師》 - P7

 命師

第7頁 / 共328頁

我原本還有些怒意,結果被她這麼一弄反而樂了。再轉念一想,我一個大男人,跟她一個娘們計較個啥。更何況,我還有事相求。

隨即,我一把推開了她的手,正色說:「別鬧了,我有正事跟你說。」

劉芳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人,她見我表情極為嚴肅,立即意識到這件事情跟她老公有關,於是試探性的問道:「柳師傅,是不是關於我老公的事情?」

我見他已經猜到了幾分,當下也懶得兜圈子,直接開門見山的說:「我見過你老公了。」劉芳微微一愣,隨即一把抓住我的手,迫不及待的問道:「你見我老公了?他到底怎麼樣了?他還好麼?」聲音急促,表情焦急,一看就知道她十分關心那個死鬼老公。這樣一來,我反倒放心了許多,沖著她的這個態度,我估計讓她去見她老公問題不大。

結果,卻出乎我的意料,我一提出她老公想見她,劉芳就將頭搖的如同撥浪鼓一般,死活不肯答應。不過想想也很正常,作為一個普通人,對鬼本來就有恐懼心理,再加上她是一個女人,不敢見也在情理之中。

但這事,由不得她,我既然答應了她的老公,那這事就必須要辦到,否則後果十分嚴重。不過來硬的肯定是不行,且不說降「陽火」需要她自個配合,就算是我給她將那碗施過法的白米飯強行給她灌了下去,讓她見到了自個的老公,我估計她老公也跟我翻臉的。

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我怎會去做。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以勸為主,從情字入手,再打消她對鬼的恐懼。

隨後,我將他老公情願放棄六道輪回的機會,留在陽間伴的事情說了出來。我口才原本就不錯,再這麼添鹽加醋的一說,劉芳聽了,頓時感動的不行了,隨即便放聲痛哭,那叫一個慘字了得。我一看這架勢,心知有門,接著便將她老公求我的第二件事情說了出來。

結果這回,劉芳哭的更慘。一番哭罷之後,根本不用我勸說,也不用我對她解釋鬼是怎麼一回事,她反倒哭喊著求我讓她跟老公見了上一面。為此,她還不惜下跪求我,這讓我大感意外。

不過這個結局,我喜歡,也是我想看到的。

第二天晚上十點,我從家裏出發,到了劉芳家已經是十一點多了,距離我跟她老公約定的時間午夜時分,也就是十二點,還有半個多小時左右。為了避免錯過時辰,一進劉芳家裏,我便從她家的碗櫃裏拿出一碗白米飯。

這白米飯是我事先讓劉芳准備的,也是讓劉芳見鬼的道具。我拿著白米飯來到了屋外,找了一個十字路口,然後將碗放到了地上,再往上面插了三支香。插香是為了招鬼,也是為了計時,等香燃完了,這碗飯裏頭就充滿了至陰之氣,只要將它吃下去,再將胸前代表陽氣的八卦減弱,就可以看到鬼了。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香火燃盡,我將白米飯端進了屋子,劉芳剛一把飯吃下去,還沒等我幫她破壞胸前八卦的陰陽平衡,她手中的碗已是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我頓時嚇了一跳,不由的瞅了她一眼,只見她臉色煞白如雪,嘴唇青紫。我一看這架勢,心說:「不是中毒了吧?」


  

一想到她有可能中毒了,我大為駭然,不由的將手伸進了口袋,摸向電話,准備打救護車。可就在這個時候,劉芳卻伸手指著我背後的位置,一臉驚恐的說:「你,你看……」

第6章 擺桃花陣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頓時有些無語,原來是她那死鬼老公回來了,我當是什麼呢,嚇了我一跳。劉芳的老公看到了我,沖我點了點頭,然後徑直朝劉芳走去。劉芳呢,亦是同樣如此,兩人很快便走到了一起,接著便抱成了一團。我連忙背過身子朝樓下走去,生怕慢了半拍就此會看到什麼兒童不宜的事情。

大概過了二個小時左右,劉芳和他老公兩人一前一後從樓上走了下來,到了跟前,兩人雙雙跪倒在我的面前,我頓時為之一愣,心想,這又是唱的那出啊?

劉芳的老公似乎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他微微一笑說:「柳師傅,我是來跟您辭行的。」說到辭行,他有些不舍的望了一眼跪在他身側的劉芳,我知道他是舍不下這個美嬌娘,不過想想也很正常,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易地而處,同樣也舍不下這個漂亮而又賢惠的女人。

可事實卻出乎我的意料,他瞅了劉芳一眼之後俯身三磕,而後蹭的一下自地上站了起來,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說:「柳師傅,我走了,希望你不要忘記答應我的事情。」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劉芳卻大叫一聲:「不要!」然而,她的叫喊卻是慢了半拍,她的老公已徹底的消失在了眼前。對於這個男人的離去,我早有預料,但沒想到他走的是如此的幹脆,如此的決然,甚至沒有留下任何一句遺言,也沒有對劉芳說過一句話。


  

這是我沒想到的。

不但我沒有想到是這個結局,劉芳也沒有想到會這樣,她目睹老公消失在眼前之後,放聲痛哭,淚如雨下。我本打算勸慰她一番,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行。現下時間已晚,她一個單身獨居的寡婦,又在傷心欲絕的情況下,我如果賴著不走來勸她,反倒是顯得別有用心。

再者來說,現在距離天亮,已經沒幾個小時了,倘若我一大早的從她家裏出來,即便啥也沒幹,也會給人留下無限的遐想,無論是對劉芳還是對我,聲譽都有所影響。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離開這裏明日再來。

當下,我辭別了劉芳回到了家裏。這時已經是淩晨四點多了,我簡單的吃了一口,然後便開始琢磨擺桃花陣的事情。

擺桃花陣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有些難度,稍有不慎,便會適得其反。因為這裏頭涉及到奇門遁甲之術,就拿水晶球來說吧,用這玩意作為旺桃花的道具,如果擺放的日子不對,那麼有可能會造成爛桃花,桃花煞等,非但起不到旺桃花的作用,反而會徒增煩惱。再比如說廚房,如果廚房濕氣太重,垃圾過多,伴有惡臭會讓人心情煩躁,將桃花全數趕走。

所以,擺桃花陣,旺桃花這是一項極為嚴肅的問題,容不得絲毫的馬虎。

首先,它需要找出桃花位。就劉芳而言,她家大門朝西,按照風水學中的說法,酉為西方,酉為桃花位,即正西為桃花位。再看她屬相為猴,屬猴的桃花位也在西方,因此,我將她的桃花位定在了西方。

其次,是擺放床鋪,花瓶,插放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