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師》 - P15

 命師

第15頁 / 共328頁

隨即,我表露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決心,說:「王少,條件我已經開出來了,你若不答應的話,讓派出所把我帶走吧。」說到這裏,我頓了頓,而後,略帶警告的掃了他一眼,繼而說道:「不過我勸王少您要想清楚,一但我被派出所帶走,為了自保,我肯定要把這事原原本本的說出來,要是不小心傳到了王老太爺的耳朵裏,只怕是那個美嬌娘從此以後要躺在他人身下承歡嘍。」

說到承歡二字,我不由的冷笑一聲,事到如今我反倒是不怕他了。俗話說,光腳不怕穿鞋的,他若真的敢讓我做上幾年的牢,除非在裏頭把我弄死,否則的話,一旦我出來,拼著損了陰德,也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王衛東很顯然是被我這句話給驚著了,他站在哪裏一動不動,如同根雕一般,半響之後,這才伸出手指指著我說:「你……」你了個半天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但我知道他想罵我,瞅著他額頭暴起的青筋如同蚯蚓一般肥大,我知道他內心十分憤怒。

就在這當口,從門外傳來一聲大喝:「手抱頭蹲下!」

警察來了,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果然,一扭頭我就看到五六個身穿警服的小夥子走了進來,打前頭的是一個身高一米八的黑臉大漢,年紀約莫在四十歲上下。他一進屋,便徑直走到了王衛東的跟前,一臉關切的問道:「王少,您沒事吧?」

王衛東搖了搖頭,將目光瞧向了我,黑臉大漢這才注意到坐在沙發上的我,他先是微微一愣,隨即將臉一沉,大喝一聲:「把他帶走。」

早已等候在兩側的警察們,如狼似虎的朝我撲了過來,我也沒有反抗,任由他們將我揪住。我在賭,賭王衛東不會讓警察們將我帶走。理由有三:第一,我跟他沒有深仇大恨,倘若真的讓我深陷牢獄,這個仇就結大了。他有錢有勢不假,但不可能天天防著我找他報仇。

第二,這種栽贓的把戲,經不起推敲,時間久了自然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了那時,不但他王衛東丟不起這個人,就連他身後的王家也會名譽掃地,落得個仗勢欺人,殘害百姓的名頭。

第三,他想我幫他圓謊,這也是最為關鍵的一點。因為在皖中這個地頭,我柳氏一門就是一個金字招牌,一門三術士,我們說出去的每一句話,辦的每一件事都是負責任的,這也是王衛東找上我的原因。否則的話以他的身份地位,隨便找一個江湖術士騙一下家裏就行了,何必跑我這自降身段,又是送禮送錢,外帶栽贓陷害呢?

有了這三點,我才敢跟王衛東賭上一把。

當然這麼做也有一定的風險,但是機遇和風險是並存的。只要我賭贏了,不但可以度過眼下這個難關,而且還可以要到這個風水寶地作為我跟王衛東交易的證據。同時,還可以解決母親給我出的難題風水寶地。

這可以說是一石二鳥,一舉三得的好事。

至於失敗的後果,我根本就沒想過,也懶得去想。用俺們村老光棍吳老漢的說法,這年頭嫖娼都有風險,幹啥沒風險?


  

對於吳老漢這種腦殘到了極致,猥瑣到沒了底線的家夥,我不想做任何的評價。但他說的這句話很有道理,嫖娼都有風險,更何況我這場豪賭,而且是穩贏不輸的賭博。

然而事實卻出乎我的意料,眼瞅著警察要將我帶走,王衛東依舊是一聲不吭,即沒有給我說情,也沒有讓這些警察稍等,甚至連最後的機會都不給我。

我頓時大驚,連忙用時間起卦法起了一卦,得火澤睽。火澤睽是易經六十四卦第三十八卦,從卦象上來看,這是一個六靜卦,睽卦本有二女反目之意。我是男人得此卦象,也有和反目之象,再看爻象,子孫酉金持世,這是千災萬禍化為塵的跡象,應爻巳火旬空也對世爻不構成傷害。也就是說,我不會有牢獄之災。

得知這一卦象,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同時也明白了這是王衛東跟我在玩心理戰術。我決定將計就計,當下,我故意裝作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對王衛東說:「王少,今個我認栽了,不過這事不算完,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說到這裏,我見王衛東臉色驟變,於是再來了一個釜底抽薪,以進為退,轉頭對我身邊的幾個警察說:「走吧!」

說罷,我瞧都沒瞧王衛東一眼,徑直走出了屋子,鑽進了警車,到了車裏我才發現沒有一個警察跟過來。轉頭望去,只見這幫警察一個個呆若木雞般的站立在原地,紛紛表現出愕然的樣子,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王衛東的身上,包括那個姓馬的所長也不例外。

這時,我才知道他們是在演雙簧,目的就是為了嚇唬我,迫使我就範。不過我也沒有揭穿他們,因為有些事心裏明白就行了,說出來反倒不好。

然而,王衛東的表現卻出乎我的意料,他見恐嚇這套對我沒用,於是也懶得繼續演下去了,直接沖黑臉警察等人揮了揮手,說:「你們先回去吧。」

這些警察走了之後,我們回到了屋子,王衛東答應了我的條件。但是,他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讓我陪他去王家,面見王老太爺,把這謊給圓了。

我想拒絕,可一想起剛剛的事情,這說到嘴邊的話我又給咽了下去。但我也沒立即答應,騙王老太爺這事還得慎重又慎重,他既然能夠說出屬相相克,那麼肯定找人看過。我想了想,還是決定看一下八字再說。


  

隨即,我拿起王衛東放置在茶幾上的那張白紙,打開一看,首先躍入眼簾的是兩個八字,第一個打頭的庚申,第二個打頭的癸亥。

第一個不用說應該是王衛東的出生日期,1980年,屬猴,第二個癸亥應該是女方的出生日期1983年,屬豬。看到這兩個屬相,八字不用看,我就知道王老太爺遭遇到了江湖神棍。

為什麼這麼肯定呢?

因為這裏頭涉及到一個合婚的問題。

從屬相上來看,王衛東屬猴,那個女人屬豬,按照屬相合婚法中的說法,豬遇猿猴不到頭,兩人根本是不能結婚的。但事實上,這是狗屁不通的邏輯,屬相一共只有十二個,中國有這麼多人,如果按照那套什麼白馬怕青牛,羊鼠相逢一旦休的說辭來合婚的話,估計大部分人都要打光棍。

所以說,用屬相,神煞,年柱納音五行,八宅這些方法來合婚的人都是騙子,跑江湖的神棍。

我這麼說是有一定根據的,因為不管是屬相合婚法,八宅合婚法,還是年柱納音五行合婚法,都只是論年柱,屬相,而不論月日時柱,更不論格局,不論歲運的變化。要知道以四柱八字結合歲運論命,都不能達到百分之百的准確率,更何況依據一年柱論命。

能幹出這種事的,也只有那些江湖神棍!

第12章 牛鼻子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