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鎮屍人》 - P1

 長江鎮屍人

第1頁 / 共333頁

第一卷 魂歸大江


第一章 屍逆


我叫李初九,是一個在長江邊長大的孩子。

提到長江,你或許會想到世界第三大河,華夏第一母親河,但我所想到的,卻是那一件件發生在長江上的詭事!

幾千年的文化積澱,使長江擁有豐富的古人類遺址,古墓葬,古建築。正是這些年頭較久的東西,在帶給長江繁華的同時,也給長江蒙上了一層神秘,詭異的面紗。

或許有人聽說過江底鬼轎,金沙大王,或者巨黿、走蛟之類的怪事,正是這些說不清的東西,才催生了長江上的一門特殊職業,川話叫做艄公幺子,我們內行人則稱之為:行江子。

所謂行江子,顧名思義,就是在長江行走的人。行走長江,並非人們想象中那麼簡單。長江上漩渦多,翻葫蘆(淹死鬼)也多,每年不知道要沉沒多少船只,而行江子的作用,就是用豐富的閱曆和水性,為客船保駕護航。

我就出生在一個行江子的家庭,在很早很早以前,祖輩就已經穿著蓑衣草鞋,提著一盞煤油燈,日夜巡弋這條母親河了。

世世代代在長江上的摸爬滾打,使我們比別人更懂長江,當然也遇到了很多恐怖的事兒。

就比如,我十六歲經歷的那一次屍逆……

十六歲,我已成為一個小大人,在別的孩子還跟在父親身後畏首畏腳的學撐船的時候,我卻早就已經能獨立打漁了。


  

打漁是行江子的偏門,不護航時,就指望這個吃飯。

長江一線本就是魚米之鄉,更何況我養了一群魚鷹,有時候一個來回,就抵得上別人家幾天的收成,所以我們家在這個巫山小鎮還算比較富裕。

這一天剛剛打了半簍子魚,天就黑了,鼻子裏還能嗅到一股鹹腥味。我知道天要變臉,所以毫不猶豫的就往回趕,盡管今天『收成』並不咋的。

就在我匆匆忙忙的將船掉頭的時候,卻忽然嗅到了一陣奇怪的臭味,然後小船砰的一晃,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撞到了。與此同時,在船頭聳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魚鷹,一個個像標槍似的立了起來,光禿禿的腦袋像遇到天敵一般瞪著江面。

怎麼回事?

我愣了一下子,然後一竹篙下去,迅速將打轉的小船給穩住。


  

起初我以為是撞到了大魚,准備繼續往回劃,但沒想到這群魚鷹卻是吃錯了藥一般,無論我怎麼吆喝,都絲毫不理我,反而是坐立不安起來,最後竟然一個個撲扇著翅膀飛到了天空,轟炸機一樣嗡嗡的在我頭頂盤旋。

我苦笑一聲,這還真是奇了怪了,要知道這些魚鷹可都是我從小養大的,而且它們對我是言聽計從,我甚至不用在它們脖子上栓繩子,也不會擔心它們會將魚給吞下去,但現在它們卻集體造了反。

這時我忽然想起了小時候父親對我說的一句話:小九啊,魚鷹是個好東西,我們長江人離不開它,這東西招子毒,養久了還有靈性,會比我們提前感應到某些東西,所以以後你要是看到你的這群小夥伴不對勁了,一定要小心。

周圍的臭味越來越濃烈了,就像是老太太三年沒洗的爛布鞋。

結合父親的話,我心裏已經隱約感覺到了不對勁,畢竟現在烏雲密布,撞上『江裏的東西』可是非常不吉利的。

雖然我是公認的大膽,但就算再厲害,對長江也必須保持三分敬畏!

就在我打起十二分警惕的時候,剛剛安穩下來的小船竟然再次晃悠了一下,而且船幫子也開始砰砰砰的響,就像有無數只求救的手從水裏面伸出來一刻不停的拍打著船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