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默示錄》 - P1

 冤鬼默示錄

第1頁 / 共91頁

第一章 落魄


大學狂歡四年後,學業無成,畢業後半年仍然沒有找到工作。談了兩年戀愛的女朋友也匆匆跟我分手,投入一個有車有房的程序員懷裏。眼看著錢一天天被用完,我也憔悴得日漸消瘦起來。

由於沒有工作,就在貴陽a大學墮落街盡頭的一個發黴的巷子裏面租了一間一室一廳的屋子,已欠租一個月,要不是看在已經租了半年的份上的話,包租婆早把我掃地出門了。但從她日漸不滿的臉和頻繁催租的次數來看,我覺得我馬上就要露宿街頭了。

兄弟們也紛紛忙於工作,女朋友也離我而去,如果不是那跟隨我多年的筆記本電腦與我相依為命的話,可能我早就萬念俱灰,橫刀奔赴黃泉了。

如今每天抱著本本在外面躲避包租婆那張催租的臭臉,只有等到淩晨兩點,隔壁的包租婆和不知名的男人嘿咻嘿咻完畢之後,才敢躡手躡腳鑽回寢室。

這天實在是無聊得緊,又不敢回到那破舊的小租屋,於是躲過黔靈公園的門票,呆坐在一塊石頭上,看了一下午公園裏面放養的猴子,感慨這他媽的社會,人活著竟然沒有猴子快活。於是傍晚時分登上半山的弘福寺,第一次虔誠的跪在佛祖面前許了個願:

佛祖啊,求您把我變成一只在這黔靈山放養的猴子吧。

跪了半天,直到我的雙腿發麻,眼冒金星,佛祖也沒有顯靈。於是我只好怏怏下山,內心問候了佛祖以及‧的八輩子祖宗一萬遍。反正都落魄到這個份上了,老子還怕個鳥的神。

下山後,開始饑腸轆轆,後悔運動太過,爬山拜什麼神。一翻口袋,全部家當就只剩四十八塊錢,於是只有拉下面子,准備向兄弟借點錢。

「喂,八哥啊,忙著呢?」八哥是我大學比較好的哥們之一。

「哎呀,兄弟,好久沒有你消息呢!哪裏發財呢?」八哥很熱情的問道。

我心裏充滿了暖意,心想總算還有一個兄弟記得我,高興道:「我現在住a大學附近。」


  

「我離那裏也不遠,要不,咱們哥們聚聚?」八哥提議道。他竟然主動提出邀請,著實讓我感動啊!

之後我和八哥就在a大學附近的一個酸湯面館小聚了一下。

由於囊中羞澀,只能借口說想吃天天都吃的酸湯面,八哥不愧為英雄豪傑,吃著面條,大侃自己是如何如何的神通廣大,自己的朋友是如何如何的有能力、吃得開。

我心想借錢有戲,於是順著八哥的話,拍拍馬屁,說以後仰仗八哥您老人家什麼的。八哥越說越來勁:

「兄弟,不瞞你說,哥們兒我上上個星期,和老板出去搓麻將,一手牌就輸了老子三千塊,老實跟你講,我這還算小的。我朋友一晚上輸幾百萬的都有。」

「哥們我在貴陽,各個部門都有人,你要考什麼公~務~員啊,事業單位啊,選調生啊,志願者啊,都可以跟八哥我講,我跟他們說一聲就行。他們都是我哥們,已經混得很熟了,沒有問題。」

「八哥我感覺啊,跟別人打工一點意思都沒有,等再過半年,哥哥我想創業,一年撈個幾十萬輕松得很。」

……

我唯唯諾諾,繼續做我的孫子。半年窘迫的處境,早就沒有了骨氣。


  

等八哥把酸湯面的湯都喝得一滴不剩時,我結結巴巴的開口道:

「八哥,兄弟我最近手頭上有點緊。可否……」

「兄弟你想借錢啊?」八哥瞪著圓圓的眼珠子,問道。

我暗想有戲,八哥這種大人物也許能幫我一把,於是興奮道:

「是啊,八哥。我保證很快就還給你。」

「兄弟你不早說,如果一星期前倒不要緊,現在兄弟我手頭也周轉不開啊。再等一段時間吧,等哥們我周轉開了,就立馬支援兄弟你。」八哥用胖乎乎的手,擦了擦滿臉是油的腦袋。

「八哥,你看這……」我准備厚臉皮了。

八哥慌忙打斷道:「好了,不好意思啊,哥們,我突然想起來有點事情,這頓我請了。拜拜了哈。」

說著八哥仰著圓鼓鼓的肚子,飛快的消失在我的世界,聽到「借錢」兩字,比草履蟲的應激反應都還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