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英雄》 - P1

 星戰英雄

第1頁 / 共296頁

.

第一卷 第一章 舉世驚變


無元七三三年五月六日

「阿信再見。」胖子韓智與瀟灑的薛乾尚兩人向陳信揮揮手,似笑非笑的道別。

「再見。」陳信微微皺眉,無精打采的轉身。

「阿信。」薛乾尚忽然出聲。

陳信回過頭來,疑惑的望著兩人,薛乾尚繼續說:「不是我愛說,這個習慣你也該改一改了。」

韓智接著說:「對啊,乾尚就說,這樣下去對你沒好處,所以我才沒叫你,不然我怎會不叫你呢?程老虎打成績一向不講人情的,我又不是……」

「好了,好了。」陳信搖搖手止住韓智的話,說:「我知道了,你們去玩吧,我先回家了。」轉身一縱,向回家的方向飄去。

薛乾尚與韓智兩人相對一笑,搖搖頭轉身去了,韓智一面走一面不知道還在咕噥些什麼,陳信也懶得注意,還是先擔心明天的問題吧。

陳信今年十九歲,現在正以每小時二十公里的速度,飄在島西市南方住宅區的路面上空二公尺處。

他的心情並不好,剛剛之所以沒有與同學兼死党——韓智、薛乾尚一起去遊樂場玩「玩伴卓卡」,那是因為陳信必須回家去准備「懲罰性作業」——四九戰爭史觀。

今天陳信在中古歷史課的時候,打瞌睡又被老師發現,韓智、薛乾尚兩個死党居然一反常態的沒有替他掩護,所以他被處罰了這個需驗收的作業,話說回來,陳信當然不是第一次被抓,不過知道兩人是故意不幫忙,心裏難免有點不高興。


  

不過陳信也知道畢竟是自己的錯,既然不好說什麼,也只有認了。

中古歷史課是三大歷史課中的其中一項,是只有讀到「領導教育」或「高等社會學」的學生才會學習到的教材。

陳信是選擇就讀「領導教育」的學生,這是社會公認最好的出路,不過相對也是相當難畢業的,政府公告的標准時間是六年,但也有許多人讀了七、八年依然無法畢業,只好轉學至技能教育或學術教育以求專精某一種行業。

「阿信!阿信!」陳信正垂頭喪氣的飄著的時候,耳邊忽然聽到熟悉的呼叫,於是減慢了速度回頭一望。

「嗨,阿山。」原來是從八歲時一起念啟蒙、生活及通才教育的朋友徐立山。

通才教育畢業後,細瘦的徐立山念的是高等生物;看到徐立山,陳信也是十分的高興,只不過在回頭飄往徐立山的身旁時,陳信不禁又想到今天的懲罰性作業,神色間卻又轉為苦笑。

「阿信,去哪兒?上完中古歷史課這麼早回家啊?」徐立山好奇的問,大家都知道愛玩的陳信沒有下了課就回家的習慣。

「別提了,昨夜練習禦風術玩得太晚,上課打瞌睡又被程老虎抓到了,現在要回家用功。」陳信搖搖頭苦笑的回答,總算沒有將罪過怪到薛乾尚和韓智兩人的頭上。

徐立山忍不住笑說:「早告訴你夜路走多了會遇見鬼,以前同學裏禦風術只有你能突破憑虛淩空的階段,但是你回家不肯飛快點,老是喜歡半夜飄來飄去的,不會嫌無聊嗎?其實以你的能力來說,四、五天不睡覺應該是小事一件,偏偏老是在自己不喜歡的課程時睡覺,難怪老師生氣,誰不知道通才教育課程畢業的人,睡覺時間都不長。你呀,叫做挑釁,早告訴你聽說程老虎不好惹,你就不聽,活該現在還要每天來上課!」


  

徐立山通才教育讀了七年畢業,現在正在市政府家庭計劃組上班,晚上讀夜間部的高等生物教育,雖然才上班兩年,說話口氣已經有了一點大人樣,不過這番話還是開玩笑的成分居多。

「唉!別提了。除了中古歷史課以外,我每一科都能夠以自習的方式定期驗收,中古歷史……這是我命中的克星。」

陳信搖搖頭,想到了新鮮事,便歡喜說:「對了!周末我去找你,前兩天大肚(韓智的綽號)教我學會了操控玩伴卓卡,只要『基本意念控制』學過就可以玩,但是卻不容易上手,你有沒有玩過?」

提到「玩伴卓卡」陳信精神就來了。

「好啊,聽說很好玩。啊,我也該回去上班了,中午休息時間快過了,既然有事你就快一點回家吧,周末再見。」徐立山說罷揮了揮手,轉身朝市府家計中心一躍一躍的蹦過去。

當初徐立山在通才教育中學習禦風術時,只修習到輕身提氣的階段,但是速度也算是不慢了;陳信看著徐立山隱沒在轉角之後,心想徐立山說的也對,現在時間恐怕是不夠了,陳信深吸了一口氣,身軀緩緩的浮起二十公尺,直線的往家裏飛去。

現在是無元七三三年,在舊大陸版圖旁的一個小島——南島上,自從無元四七四年的大和解之後,經過一百多年的經營,到了無元七世紀未,南島人口逐漸由近五百萬,再度發展為兩千九百多萬人。

其實在人類的歷史上,南島曾有兩次超過三千萬人,第一次是在中古「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前,第二次是在大戰後數百年的無元五世紀初。

雖然那時合成人與自然人尚處於對立的狀態,而且整個舊大陸都在合成人掌控之下,但是合成人除了不給予自然人政權之外,倒也未曾施以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