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殺場》 - P1

 地球殺場

第1頁 / 共326頁

哈伯德科幻小說的代表作《地球殺場》 在全世界以12種語言發行了400萬冊。美國《出版商周刊》對這部小說的評價是:“它是聚懸念、憐憫、戰鬥、幽默、欺騙等於一本的集大成者。”

該書以史詩般的莊重講述了一個發生公元3000年的故事:地球已被外星人塞庫洛統治了1000年,喬尼·古德博伊·泰勒是少數躲避的幸存的地球人之一,他決定冒險離開其坐落於落基山脈中的日益衰微的部落。在蘇格蘭人和中國人的幫助下,喬尼團結地球人類向正在毀滅地球的惡勢力挑戰。

 →羅恩·哈伯德作品集』

正文

譯者前言

羅恩-哈伯德(L.RonHubbard,1911—1984)是美圖科學幻想小說黃金時代的奠基人。在半個多世紀的創作生涯中,他寫出了一百多部長篇及中篇小說,二百多篇短篇小說。他的作品發行量超過四千五百萬冊。

《地球殺場》代表著二十世紀科幻小說創作的一個裏程碑。它是深受歡迎的全球暢銷書之一,已發行三百萬冊,並被譯成了許多國家的文字。小說講述的是三千年時的地球的故事。那時,地球上一片荒蕪,人類已成了一個瀕於滅絕的物種。人的這種悲慘狀況緣於外星人塞庫洛的大舉入侵。地球人發射到外層空間的探測器,被塞庫洛人截取了,他們於是來到了地球,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幾乎滅絕了地球上所有的人類。到了三千年時,地球上殘存的人對我們現在的文明已知之甚少,我們今天的文明只存在於他們的傳說之中,就像我們今天遙想遠古洪荒時候的事情一樣。三千年時的地球人與野巒人相差無幾,他們按不同的民族分成一些小部落.整日東躲西藏,生活在對魔鬼的恐懼之中,而魔鬼就是塞庫洛人。塞庫洛人體形十分高大,走起路來腳步聲隆隆作響。他們是一個特殊的種族,不呼吸空氣,而呼吸一種特殊的氣體。他們的塞庫洛星球便籠罩在這種氣體之中。塞庫洛人是一個以殺戮為樂的十分殘忍的民族。他們的統治者在嬰兒出生後,便馬上給其動腦手術,在嬰兒頭顱內放上一種特制的膠囊。這種手術既剝奪了塞庫洛人的「人性」,又能保證塞庫洛高度發達的科學技術不向外族人泄露。任何塞庫洛人如果向外族人傳授塞庫洛尖端科學知識,他頭顱內的膠囊便會驅使他去殺人並自殺。「塞庫洛」的英文詞為Psychlos,意思是「心靈」或「大腦」。他們的統治者就是要控制他的人民的心靈,讓他們成為統治者的工具,去殺人,去征服.去掠奪。然而,就是這麼一個強大的帝國,這麼一個橫行十六個宇宙的星球,最後卻被本小說中的傳奇英雄,美國青年喬尼-泰勒和他的蘇格蘭朋友、俄國朋友以及中國朋友等給毀滅了。他們利用塞庫洛的運距傳物發射裝置以及地球放毀滅之前留下來的原子武器中的放射性的鈾使塞庫洛星球變成了一個火球,一個新太陽。最後,這些青年又以自己的智慧和所掌握的尖端技術戰勝了想來瓜分地球的諸星外來客,使整個宇宙成為了一個和睦的大家庭。

《地球殺場》是一部極具想象的作品,裏面既有動人心弦的愛情故事,又有驚心動魄的星際空戰,還有對各種各樣的政治陰謀的精心描述。小說中懸念不斷,充滿了各種冒險和難解之謎,然而又不乏哀婉動人的場面。它既有間諜小說的味道,又包含了偵探小說的特點。小說中的內容不僅涉及到各種高科技,還牽涉到政治、社會、經濟及及星際外交等方面的問題。故事情節環環相扣,引人入勝,使人讀來不忍釋卷。

本書的第一~—六章由胡建華和李汝亞翻譯;第七~十三章由侯萍萍翻譯;第十四~二十章由辛曉梅翻譯;第二十一~二十六章由高雲翻譯;第二十七~一三十二章及尾聲由姜麗翻譯。最後,全書譯文初稿由胡建華通閱修改並統審定稿。

由於譯者學力有限,再加上成稿時間緊,譯文中疏漏謬誤在所難免,敬希廣大讀者批評。

胡建華

一九九六年八月

第一章



  

1


「人,」特爾說,「是一個瀕於滅絕的物種。」

錢姆科兄弟那毛茸茸的爪子在激光遊戲機寬大的鍵盤上方懸空停住。查爾頗感神秘地抬頭仰視,這時他那黃色的眼球便從他那懸崖般的眼眶骨底下顯露出來。管家一直在悄無聲息地走來走去,收拾燉鍋,而這時也不禁停了下來,兩眼瞪的溜圓。

特爾就是肉感的裸體姑娘拋入屋子中間,也不會產生比這更大的效應。

星際礦業公司雇員娛樂大廳那明淨的圓屋頂周圍及其上方一片黑暗,只有屋頂的一根根橫杆上還泛著地球那唯一的月亮的慘淡銀光。月亮是半圓的,這是一個晚夏之夜。

特爾從一直放在他那爪子裏的大書本中抬起他那雙碩大的琥珀色眼睛,環視房間四周。突然意識到了他的話所引起的效應,頗感有趣。隨便說點什麼,只要能消除這份單調和無聊便可。大老遠地來到一個小星系的邊緣,在這眾神拋棄的采礦區,要待上十年,可真夠乏味的。

特爾於是用一種更加莊重嚴肅的口吻(實際就像低沉的吼叫一般),複述著:「人是一種瀕於滅絕的物種。」

查爾虎視眈眈地看著他:「見鬼,你讀的是什麼玩意兒?」


  

特爾不大在乎他的語氣。查爾畢竟不過是幾個礦區經理中的一個,特爾卻是礦業保安總長。「並不是我讀的,而是我的創意。」

「你肯定是從什麼地方了解到的,」查爾吼叫道,「那是本什麼書?」

特爾把書舉起,因此查爾可以看到書背,上面寫著:地質礦區綜合報告,第250369卷。就像所有的同類書一樣,這本書也十分巨大,但其印刷的材料卻幾乎沒有重量,在地球這個引力很小的星球上尤其如此。

「哼。」查爾厭惡地吼了一聲,「那本書按地球年代計算,肯定得有二三百年的歷史了。如果你想從書中獵奇,我這兒倒有一份董事會的最新報告。報告說,我們在鋁土交貨上已遠遠落後於其他貨主,現在已退居第35位。」

錢姆科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然後眼睛又盯在了遊戲機上,觀看他們射落蜉蝣的戰績。可特爾接下來的話又轉移了他們的注意力.

「今天,」特爾毫不理會查爾敦促工作的暗示,繼續說道,「我從偵察機報告中獲知,在那座山穀裏只住著35個人。」特爾一邊說,一邊揮舞著大爪子,指向西邊那座籠罩在月光下的高聳入雲的山脈。

「什麼?」

「於是我便處於好奇翻起書來。那山穀裏曾經有好幾百人居住過。此外,」特爾又換上了那種莊重嚴肅的教授口吻,「在這個星球上曾經生活著成千上萬的人。」

「書上的東西不可全信。」查爾加重語氣說,「我上次例行巡視——那是大角4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