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奇航》 - P1

 神鬼奇航

第1頁 / 共339頁

古國龍脈神秘的世代詛咒、裝載著寶物航行千年的幽靈船、沉沒在沙漠下的文明國度.....

...... 』

正文

【001 撞邪】

老夫子姓古,是我們那十裏八村最有學問的人,逢年過節、紅白喜事,鄉親們總是拎著雞蛋、野味來求老夫子給寫副對聯;遇到什麼難事、怪事也總是來請教老夫子,在我的眼裏,老夫子是無所不知的。

老夫子和祖父都是外來戶,並不是祖輩居住在這個村子裏的,祖父不喜歡和村子裏的人來往,老夫子不同,他對鄉親們都很和藹,鄉親們都很尊敬祖父和老夫子。

老夫子和祖父的關系卻非常好,他們總是在一起喝酒聊天,我也喜歡伺候在他們的身邊,給他們倒酒、端菜,聽他們談天說地,奇聞趣事,津津有味,雖然很多時候,我是聽不懂的。

老夫子也是我的啟蒙老師,教我識字、教我讀四書五經、百家姓。

和我一起的還有兩個孩子:才子、和雲妮,才子是我的發小,姓才名傑出,他的父親和我父親也是發小,一起參軍、一起參加對越反擊戰、一起參加一九七九年的柑塘大戰、一起犧牲的。

據父親的戰友講,當時才子的父親受傷後,我父親死活不肯扔下他,背著才子的父親一起走,結果被敵人的炮彈擊中,一起犧牲了。

我是個『棺材子』,母親在生我的時候難產死了,父親犧牲的時候我十一歲、才子大我四歲,他父親犧牲以後,母親傷心過度重病一場,沒熬過去,也死了。

才子成了孤兒,從那以後,我和才子一起跟祖父生活在一起,才子懂事,對祖父孝順、對我也特好,比親大哥還好,長大了以後想想,可能是才子認為我父親是因為他的父親而死,對我始終懷有報恩的想法。

「小狼,是不是誰欺負你了?我給你報仇!」每次我不開心的時候才子總這樣問我,小狼是才子對我的昵稱,就像我叫他才子一樣,我姓郎。

其實才子也知道沒人能欺負得了我,我從小就跟祖父習武,十二歲的時候,一般大人也不是我的對手,我只用腳就能把才子踹趴下,可是才子對我說,因為他比我大,是我哥,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要為我出頭。


  

雲妮是老夫的孫女,和我同歲,小我三個月,從能爬開始,她就跟著我,簡直成了我的尾巴,有什麼事都喊「小狼哥、小狼哥」;老夫子曾經笑著對祖父說要給我們定娃娃親,不過祖父很開通,說這種事還是孩子自己做主的好。

祖父對我是很嚴厲的,練武不認真,祖父不打我,只罰我蹲馬步;而每次受罰的時候,才子總半趴在地上做我的椅子,雲妮偷偷地給我送飯。

其實村子裏同齡的孩子不少,但是除了才子和雲妮,沒人願意和我玩,因為我是棺材子,鄉下人迷信,說棺材子的命硬,身邊的人活不長。

不過他們也不敢欺負我,誰欺負我,我就揍誰,為這個我沒少挨祖父的罰。

老夫子對我則是非常疼愛,估計是把我當做童養婿看了。我平時也喜歡待在他家,因為這裏人氣旺,總有鄉親來往;而且老夫子也總給我們講他遇到過的一些奇事。

在我十一歲那年夏天的一個黃昏,我和才子還有雲妮正在老夫子家裏偷翻著老夫子的寶貝藏書,臨村的村長老王頭滿頭大汗急匆匆地來尋老夫子。

「古夫子,俺村的李旺出事了!從昨天晚間開始昏迷不醒,眼瞅著出氣多、進氣少,請大夫看也看不出啥毛病。」

李旺我也見過,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小夥子,壯得跟頭牛似的。

聽說出了這樣的怪事,我們三個孩子也希奇,蹲坐在一旁聽著。


  

「那怎麼不送縣城醫院呢?是不是被啥毒物給咬了?」老夫子問老王頭。

「送啦,送去讓人家給退回來了,說是不知道啥病,也沒中毒,沒法治。拉回家等死了。」老王頭歎了口氣「這不尋思著請您過去給看看,是不是沖著啥了。」

所說的『沖』就是撞邪的意思,鄉下人迷信,總會把一些古怪的現象歸結為鬼神作怪,老夫子也常給我們講一些鬼故事,不過我打小脾氣執拗,凡事都是眼見為實,對這些傳說中的鬼神怪事向來是當故事聽聽而已。

「哦,那李旺是去過哪了?還是碰上啥了?」老夫子捋了捋顎下的胡須問。

「聽他媽說,李旺昨天白日上山抓了條烏蛇,烤著吃了,下午好好的,傍晚日頭一落山,人一下子就不行了。」

蛇在山區是很常見的。蛇肉美味,烏蛇無毒,肥大鮮嫩,更是其中極品,我和才子有時候也會上山抓來烤著吃,解讒。

吃一條沒有毒的烏蛇自然不能讓李旺中毒,這病還真是古怪。

老夫子點了點頭,進裏屋翻出了個大布袋子「走吧,過去看看。」老夫子對老王頭說。

我沖上去一把搶過布袋,背到了肩上,「老夫子這麼大歲數了,一個人走夜路不安全,我跟你一起去。」我對老夫子嬉笑著耍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