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能奇探》 - P1

 靈能奇探

第1頁 / 共342頁

中國最有名的腦科學家歐陽天逸教授參加國際研討會的時候神秘失蹤,派去追查的人也跟著全部神秘失蹤,最後一個傳回來的消息竟然是在阿爾卑斯山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歐陽教授是世界頂尖的腦科學...... 』

正文

第一章 巨額委托(上)


「真是無趣啊……」張凡伸直了雙腿,望著天花板,鬱悶的歎息著。「阿雪,最近有什麼有趣的委托沒有?天天這麼呆著,人都變遲鈍了!」

「少來了!」邊上一個正在戴著眼鏡,正在埋頭掃雷的年輕美女抬起頭來,對張凡那幅頹廢的樣子嗤之以鼻:「你自己數數看,從上次你回來,多少委托被你推掉了?完成一次委托你最少要休息三個月,還好意思說無趣!」

「嘖嘖,小雪,你自己也看看,那都是些什麼委托?抓奸、保鏢、找失物……這些委托,簡直比坐在辦公室無所事事更加無趣!」張凡一臉的不屑:「好說我也是有點名氣的私人偵探呢,這種委托也接的話,那可真的是丟人!」

「你自己不是說過,只要有錢,就算是給武騰蘭賣命你都幹麼?」小雪冷笑了一聲。「這些人可是很有錢的,出的價錢都不是小數目!」

「那是武騰蘭啊!」張凡攤了攤手,露出一個相當「男人」的笑容:「武騰蘭好歹是個美女,可你看看那個找保鏢的是什麼人?腦滿腸肥的,這種人能和武騰蘭比麼?抓奸的就更不用說了,自己長得難看,老婆不紅杏出牆簡直都沒有天理了!至於那個找失物的……我再怎麼窮,也沒有墮落到幫一個歐巴桑去找寵物的地步吧?那個歐巴桑就算曾經是個美女,那也最少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你個色狼!」小雪憤憤的罵了一句:「你就呆在那裏爛掉算了!」說著低下頭去,繼續掃雷,不過情緒比之剛才卻有了一點小小的波動,點擊鼠標的動作明顯看得出用力許多。

「吃醋啊,你是女人的專利!」張凡長長的歎息了一聲,繼續研究起天花板上出現的細紋到底是因為房子的質量問題還是裝修的疏忽引起的。

「篤篤篤」,猛然間,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誰?」張凡皺了皺眉頭,身子猛地彈了起來,同時對小雪使了個眼色。他這個地方可是相當偏僻的,就是不想有什麼不相幹的人來打擾——實際上,他百分之九十五的委托都是直接在網上接受的。


  

「請問這裏是凡雪偵探事務所麼?我是有一件案子想拜托張凡先生。」門外的聲音很醇和,是個相當好聽的男中音。「可以讓我進來再說麼?」

張凡沖著小雪擺了擺手,看到她迅速的躲到了後間之後,才按下了桌上的一個按鈕,同時開聲道:「請進吧,門沒有鎖。」能夠找到這裏來的,一般都是有點本事的人,小雪只是個平凡的普通人而已,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就不太好了。

門開了,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您就是張凡先生?」中年男人微笑著問道。他是一個平凡得毫無特點的人,這種人放到人群中去,基本上就和一滴水溶入了大海一般,絲毫不會讓人感覺有什麼異樣。

「我就是。」張凡點了點頭:「請問您是誰?怎麼找到這裏來的?要知道,我通常只接受網上委托的業務。」

張凡打量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在打量著他。張凡注意到,對方看著他的時候,眼睛裏不由自主的閃過了一絲驚訝。

「怎麼,不相信我的身份?」張凡微微一笑,他心知肚明對方在驚訝什麼。——和一般有名的私人偵探比起來,自己也未免太突出了一點。這個突出並不是說他長得有多麼的英俊:雖然比起平常人,他的相貌還能夠算的上中上,勉強算是個帥哥,但是絕對沒有達到讓人歎而觀止的地步。他身上突出的是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這種氣質說不清道不明,但是卻能夠讓人在人群裏一眼就將他分辨出來。

而對於一個私人偵探來說,太引人注目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這個人倒還真的是個行家。」張凡直接對對方的身份下了個定義。

「是啊,張先生的確和我認知中有很大的區別。」對方點了點頭。「至於怎麼找到這裏來的……」他笑了一下,身手從衣兜裏掏出了一個證件,向張凡遞了過去。


  

「請隨便坐。」那個黑色的證件張凡拿眼一掃,心頭不由得一驚。招呼對方坐下之後,他隨便翻了一下證件,就還了過去。

「李瀾專員,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我和國安局從來都沒有打過交道吧?」張凡的聲音中有一絲提防。「您怎麼找到了我?要知道,國安系統都解決不了的事情,我也不太可能有辦法的。」

開玩笑,國安局是什麼單位?要知道,這簡直可以說是整個國家最為神秘的一個部門了,要是惹上了,十有八九就是麻煩一堆。——他可沒有自大到認為憑著國家機構都解決不了的事情自己伸伸手就能解決了,這種麻煩甚至可能還夾纏了政治內幕的委托,能不接就不接。

不碰政治,是他一直以來的信條。

至於這個李瀾的身份真實度,他倒是沒有什麼懷疑。國安局的證件是特制的,連紙張帶照片都極難作假。——作為一個私人偵探,為了保證在辦事的時候方便,他身上常常有幾張很有用的證件,當然,有真有假,不過就算是假的,也絕對是以假亂真到了比真的還真的地步。

當時他也打過國安局的證件的主意,可是很快就放棄了。別說是他,就算是號稱世界第一巧手的陳天都說了一句:「凡哥,這個不是造不出來,可是最少要三四年的時間,而且要花費大量的金錢,而國安局的證件,基本上是半年換一次,你做了這個根本沒用!」

「如果是在本國範圍之內的事情,我當然不會找你,不管怎麼樣,國安局這麼點自信還是有的。」對方皺了皺眉頭,顯然要談的委托很是棘手:「而且張先生您放心,我和張帥是多年的老朋友,您就是他私人向我推薦的,您的忌諱他也和我說了,這事和政治沒有關系。」

「和政治沒有關系?而且發生在國外?」張凡的興趣慢慢的被吊起來了——雖然國安局在國外的勢力不如國內,但是好歹也是有一定影響力的。連國安都解決不了的事情,張帥憑什麼認為自己能解決?至於李瀾為什麼能夠找到這裏,張凡也想清楚了:就算是不動用國安的勢力,就憑著張帥的關系對方也能找到這兒。張帥,就是為數不多的能夠直接來到張凡辦公室的委托人之一。「到底是什麼委托?」

「您應該知道歐陽天逸教授吧?」李瀾的臉色慢慢的凝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