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魔靈》 - P1

 地獄魔靈

第1頁 / 共234頁

一只來自地獄的惡魔,隱藏在一間醫院的防空洞裏面,只是時機一到,它就會帶來一場腥風血雨。歡迎進入地獄魔靈的惡夢。

...... 』

正文

第一章 魔靈作崇


深夜,滂沱的大雨「嘩啦啦」地下著,從漆黑晚空中鋪天蓋地卷掃下來,把整個香港大搖山沐浴入一片猛烈雨網迷霧中。

「轟隆」隨著一聲可怕尖厲的震耳雷響和瞬間慘白電光照耀下,一輛黑色的奔馳車駛到了大搖山北面半山腰的新康利醫院門前。

只見這座閃爍著五層燈光的醫院大樓在隆隆黑夜暴雨電光中顯屹出來,在一片連綿迷蒙雨霧中十分刺眼,醫院大樓正門前閃光的掛牌閃爍著「新康利醫院」五個大字,而大樓四面外圍鐵欄柵牆中保安亭和鐵欄大門在夜雨中附近燈光閃照下反閃出一股冷冰冰令人莫名心寒的光弧圈,陰森異常。

奔馳車緩緩穿過鐵欄門,駛入到醫院大樓大門前空地上,車內的司機李中邊駛邊抬頭望‧望大樓上一排排閃著白光的窗戶,不知為何,他感覺它們好象眼睛一樣,正盯著他開車進來。

「中仔,快停下。」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從車後座發出,發出聲音的是一個肥胖身材,身穿名貴西裝,手上戴著巨型鑽石戒指的禿頭中年人,只見他那滾園的臉上長著一雙貪婪凶狠的小眼睛,一看便知是精明生意人,他正是中仔的老板——地產公司主席兼董事長王天盛。

「刷」一聲車子應聲停在大樓左側空地上,保安亭裏的龍伯連忙從亭裏沖出來,不顧烈雨沖到車前,「刷」一聲為車打開車門。當然了,龍伯從車子的外形一下便認出這是醫院最大股東老板王天盛的車子,所以不敢怠慢。

「王老板,請」被雨淋個落湯雞的龍伯拉開車門後大聲道。

坐在後面的王天盛「哼」了一聲,拿起座位上的公文包和雨傘,得意洋洋地要從座位上起身。

「老板,會不會太大雨了?」中仔回頭。


  

「我有雨傘,你這蠢貨,媽的,那個臭院長,怎麼不在樓前建個遮雨亭。」王天盛邊講邊已打開雨傘,一個探身鑽出車外。

就在王天盛剛一鑽出車門刹間,「轟隆」隨著一聲可怕突如其來震耳的恐怖雷響,一道弧線形狀閃電,刹間從醫院樓頂的天空中一掠閃過,一下子閃耀刺眼光亮陰森白光,把整座醫院大樓及附近四周的一切照得如同白晝,在這嚇人電光刹間,李中發現整座醫院大樓牆身在閃電光下反閃出慘白慘白仿如死人白骨般弧光出來,令人感覺仿佛整座大樓是座巨大的墳場墓碑一樣,令他不由自主地感到一股詭異的可怕氣息在四周彌漫。

「聽說建這醫院時死了九個地盤工人,還有四個發了瘋,送進了精神病院,真是太邪門了。」李中坐在車內,不由自主想起他的同事平仔的話「老板為此賠償還和工會大吵了一場,阿中,我可不是迷信,可世界上真的有不可思議的可怕怪事!我建議你少去那醫院。」

想著平仔的講話,李中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對鬼神之類東西一向半信半疑,這醫院主樓後面還有一片假石山花園草坪,樓旁還有一幢副樓,可說是景色優美,但是,他一點也不喜歡來這裏。

不知為什麼,他每次載老板來這醫院時,他都會有莫名的心慌感和不祥感,他不知為何會這樣,甚至有幾次還回去後莫名地感冒發燒一場,他雖然不知和來這醫院會不會有關系,但他有種本能直覺這醫院不對勁。

「澎」一聲,持傘的王天盛已關上後車門,和淋個落湯雞的龍伯急急向正樓大堂奔去,瞬間已消失在一片茫茫然雨霧中。

李中歎了口氣,關上刮雨刷開關,「劈劈啪啪」地密集雨點迅速把擋風玻璃外的景色打得一片模糊,蠶豆大凶猛雨點不但砸得擋風玻璃一片轟響,也砸得車頂「叮叮咚咚」,仿如漫山水雨般把中仔牢牢困在車內。

中仔關掉其它開關,面無表情地拍了拍駕駛盤,自言自語道「這個鐵公雞,快點破產吧!」原來他對老板非常厭惡,王天盛經常借各種機會克扣他的人工。如果不是環境不好,他一早就走了。

為打發時間,他從胸衣中抽出一枝香煙。吞雲吐霧起來,在陣陣微微的冷氣聲中,他無意中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是深夜十一點了。


  

「當哪」一聲,不知為何,掛在他頭上方的上個護身鈴符突然莫名其妙地自動晃動了一下,並發出這下清脆的鈴聲。

這鈴聲竟令李中莫名其妙地心跳了一下,並不由自主抬頭望了一下這個由金屬鈴,銅錢幣和一個三角形折疊紙符結成的護身符。但這時護身符卻已停了下來,回複原狀。

李中不由覺得奇怪,這護身符怎麼會自動晃響,車裏雖然有冷氣,但它是在下面是吹不到鈴符所在上方。

不知為何,他本能感到,這次護身符發出的鈴聲和他平時開車時晃動時聽到的鈴聲很不同,這次鈴聲並不大聲,但李中卻覺得十分刺耳心跳,怎麼怎麼聽上去有點象地獄裏的慘叫呻吟,在咚咚轟響的車外雨聲淹沒中也顯得十分突出。

李中看著這回複原狀的鈴符,張開口,對著其吐了口煙「也許剛才是我的幻覺吧!」

還未等他想完,「叮」一聲,車內照明燈竟突然自動亮了起來,一下子把車內沐浴入一片亮亮橙光中,還未等李中反應過來,「撲」一聲,橙色燈又自動熄滅,車內又回複到原來的黑暗中。

李中不由整個人呆住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奇怪,他壓根兒沒開過電燈開關,怎麼這車內燈會突然自動開熄。

同時,他感到剛才燈光亮得可怕怪異,和平時昏黃光度完全不同,給他一種莫名的心慌感。

當王天盛和龍伯沖進醫院大堂後,他指著門外東面問詢問台的護士「那門外的空地上的白色奔馳是誰的?」